快捷搜索:

那山,那水,那人

转眼之间,冬天已过,春天婉转而至,漫步在空气有些污浊的校园里,你若不仔细看,很难发现春天已悄悄的向我们靠近。此时,伫立在窗前的我,望着阵阵微风扫荡着树梢,不禁让我想起了相隔千里的故乡。

而我上一次回故乡大约是在半年前,那时正直酷暑季节,偌大的上海就像一个巨大的蒸笼,放个鸡蛋在地上也能分分钟给它烫熟,我就是在那时鼎着将近四十度的高温,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,才到达我的故乡四川。一下车一股再熟悉不过的味道迎面扑来,那是久违了的新鲜空气啊,我闭上双眼深深一吸,昏沉沉的脑袋瞬间变得清晰很多,那感觉舒服极了。

青山如同绿色的海洋,一浪接着一浪。走在山间的小路上,空气中芳香四溢,树叶的清香,泥土的芳香,还有兰花的幽香,让你的嗅觉应接不暇。那一花一草,一树一木,都散发着丝丝凉意,让你丝毫没有盛夏酷暑难熬的感觉。

故乡的山美,水更美。

一条小河蜿蜒的卧在山间,哗啦啦的流水如同美妙的音符萦绕在耳畔,河水清澈见底,几乎河底的每一粒沙石都是那般的清晰可见,河中的鱼儿游来游去,好不自在,捧一捧清清的河水,喝上一口,清凉,香甜,让你忍不住再喝上一口。

我喜欢故乡的山,我喜欢故乡的水,更喜欢故乡的人。

时间过的很快,又该到我与故乡道别的时候了,我踏上一辆白色的大客车,找了一个舒适的位子坐了下来,戴上耳机望着车窗外不停变换着的风景,心情舒坦极了。

就在与我同一排的位子上,坐着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,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小熊,梳着长长的马尾辫,左手戴着一副银镯子,长长的睫毛下有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,那双眼睛漂亮极了,圆嘟嘟的脸蛋儿红扑扑的,她轻轻的咬着嘴唇,静静的望着窗外。

就在小镇上客车停了下来,她走到前排,有一位妇女怀中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,我看出来了,那是小女孩的妈妈。

小女孩站在座位上,轻轻的拿起婴儿的小手,我想小女孩一定是想逗逗她的妹妹或是弟弟,突然小女孩的妈妈啪的一下重重的拍了一下小女孩的小手,怒道:“回去坐着,跑到这里来干什么!”小女孩摸了摸打红了的小手,满脸的委屈,坐在一旁的我看到这一幕,立刻对那位妇女感到极度的厌恶,没想到她对自己的女儿下手竟然那么狠。

我原以为小女孩会哭,可让我意外的是,小女孩并没有哭,她很坚强,小女孩咬着嘴唇,默默的走了回去,爬上自己的座位安静的坐着,继续望着窗外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